當前位置:首頁 > 順昌新聞網> 齊天大圣
聽“美猴王”細說大鬧天宮
2017-12-11 15:31:18??來源:福建日報  責任編輯:王昱欽  

9日晚,中國“京劇電影工程”重頭戲《大鬧天宮》的舞臺版,在福州首演。集合全國1 1家院團精兵強將的《大鬧天宮》團隊,以一場人物個性鮮明、劇情扣人心弦、打斗新奇驚險的表演,重現了這一京劇武戲經典之作的榮光。

臺上臺下,上百名演職員用一個多月的汗水,為這部京劇電影的最終成功,筑下了一塊沉甸甸的基石。四位主演的孫悟空活靈活現、各領風騷。聊起正在進行的“天宮”之旅,他們的話里有藝術的雄心,有團隊的溫暖,還有對使命的敬意——

李哲:精英扎戲就像“吃拌面”

作為福建京劇院演員,“地主”李哲的主要戲份是“偷桃-盜丹-南天門”,但這幾段平時滾瓜爛熟的戲,進了熟悉的劇場,卻得重新練習。因為,根據專家和導演組的要求,電影《大鬧天宮》要統一到京劇大師李少春當年的舞臺風格上。

“我之前學的,是李幼斌老師(福建京劇院國家一級導演)的父親李盛斌先生的流派,屬于相對比較傳統的風格。”他說,這一次演出是全新的改變,要對自己狠一點、再狠一點。前期準備加上正式排演的三個月,他身上的藥膏如影隨形。

更具挑戰性的是,他演的這一折近乎獨角戲,沒有什么對打、跟頭,大部分時間靠做工來表現猴王的性情,要壓得住臺,又不能過火。而“偷桃盜丹”的橋段,幾乎所有以孫悟空為主角的武戲里都有,就連劇組里的“小猴子”也隨口能唱。

“那么多位專家、老師都盯著,下意識都會有所比較。就好像吃福州拌面一樣,人人都吃過,誰更好吃大家心里有數。”但李哲說,誰第一不重要,重要的是塑造好角色,和前面的猴王連貫上,讓觀眾不會有跳躍感。

盡管壓力不小,李哲依舊憧憬那種“非常舒服”的表演狀態。“排除雜念,投入進去,會很通透。”《大鬧天宮》以福建為排演基地,天時地利人和。“再難也要盡力做到最好。”他說。

詹磊:一腔熱血只想灑在臺上

詹磊更愿意用“悟空戲”“大圣戲”指代《大鬧天宮》。“光說‘猴戲’似乎不太尊重,因為歷史上很多名家,如鄭法祥先生、李萬春先生、李少春先生等,他們演孫悟空非常杰出,都是后代表演者難以逾越的高峰。”他說,參演京劇電影是一種榮幸,要虔誠。

11月5日從北京到福州,第一個上排演,他激動得“心情要爆棚了”,只想趕快把一腔熱血灑在舞臺上。然而長時間的排練,對于這“激情”卻是不折不扣的考驗。70多位演員,大部分于他都是陌生的,首先需要精心安排路數,把配合從陌生練到熟悉,再到熟練,以至自然。

“如果這講究點,那講究點,合起來就可能是高級的、精彩的東西。如果‘趟著走’,這疏漏一些,那疏漏一些,戲就得散掉。”原來一大出的能量,詹磊現在全部集中到聚靈臺一場之后的大開打部分,很多時間他要“一打五”,戲不斷改動,未知數太多,身體、腦子都特別累。他坦言:“特別怕激情消退。”

困難的時候,支撐著他的,還是那份虔誠。盡管在北京京劇院接受名師指點的機會也很多,但在《大鬧天宮》劇組,演員們就像五行山下的那只石猴一般,不斷接受磨礪。“感謝領導惦記著京劇武戲,給我們這樣的機會。早五年、晚五年,也許我就趕不上。”詹磊說,生活在這個時代,沒有任何理由懈怠。

魏學雷:武戲還得真刀真槍

爐蓋“炸”裂,神猴躍出——煉丹爐上,北京京劇院武生魏學雷飾演的孫悟空火眼金睛,威風凜凜。這出場可算是《大鬧天宮》中最驚險的——只見他空翻跳下近

兩米高的爐臺,不等站穩又是一連串的跟頭,再接一圈“烏龍絞柱”……所有這些,一氣呵成。臺下,“好”聲四起。

“單純下高(臺)的話,現在有的年輕演員可以下三張(桌子)。”四人中年齡最小的魏學雷也已經是34歲的人,18年的舞臺經歷,肌肉骨骼韌帶都有勞損。“演武戲好比戰士上戰場,一定要真刀真槍,才能汲取舞臺經驗。所謂‘百練不如一演’,不見觀眾是不行的,實戰才能把練的東西爆發出來。”所以他說,更辛苦的是那些配演,“是大伙兒在捧著你”。

“扮演二郎神的奚中路老師是我們武生的偶像。平時他去北京演出,我們是幫他配戲的,這次卻是他甘當綠葉。幾位指導老師到這把歲數,還上臺活動活動。每一個角色,他們都挨著說過去。我們結束排練,他們留下來加班。”魏學雷說,組里那么多牛人,大家都像螺絲釘一樣緊緊擰在崗位上,為的是京劇武戲的復興。

一起奮斗,總有一縷溫暖,讓個體激發更大能量。“有一天排戲時,看到福建京劇院的幾位領導推進來一個大蛋糕,原來是專門給外地的組員過生日。這種大家庭似的氛圍特別讓人感動。”在魏學雷內心深處,見不著剛滿百天的孩子,是“戲比天大”的一個普通注腳。“每個人都有擔當、要舍棄。”齊心協力做一件事,他相信,這件事一定會成功。

王璐:得老師親傳是我的幸運

“戲曲藝術不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,每出傳統劇目都歷經一代代京劇人的傳承。”7年前為主演國家京劇院《大鬧天宮》而向老師學戲的經歷,王璐至今還歷歷在目。當年手把手授藝的京劇表演藝術家李光,是本次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劇組的藝術指導專家之一,可惜他因病未能來福州。臨行前,王璐登門探望,李老師不顧體弱,又幫他進行了“回爐”。

“從角色第一次亮相,老師就提醒我,頭頂兩根翎子不單要涮起來,還要和念白及音樂完全吻合。”王璐說。在水簾洞,孫悟空聽李長庚描繪天宮的美妙,看似無聲實則有戲,翎子一舞一點,猴王的俏皮與好奇心躍然臺上。到了御馬監,它學起天庭官員文縐縐的樣,但又忍不住撩起官衣看了眼自己的毛腿,流露猴子本性。“老師還叮囑我,孫悟空看人不直視對方,而是睨斜著眼,表演時一定要把握好它的個性神態。”

戲曲的戲,某種程度上等于細節的細。王璐說,這些精妙的程式能流傳下來,都不是突發奇想,都要經過前人的反復打磨,所以好戲承載的內涵才能無比豐富。“老師甚至把場與場之間后臺趕妝的技術都教授了,讓我們拿現成的,少走彎路。”他表示,如果沒有“口傳心授”,再聰明的演員靠看錄像、靠自己領悟,也是事倍功半。

“所以,我何其有幸。”1995年,剛入戲校的王璐在北京初逢舞臺藝術,便是在劇場二樓的一個角落,站著看完了李光主演的《大鬧天宮》。22年后,傳承的紐帶仍然緊緊維系著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。“我們是站在前輩的肩膀上。”他說。如今,王璐是中央戲劇學院的一名教師。在他的身后,年輕一輩的戲曲演員,正在成長。(福建日報記者 楊李超)

  • 分享到:
免責聲明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順昌新聞網“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順昌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順昌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    2、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順昌新聞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順昌新聞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[更多]順昌新聞
[更多]閩北新聞
[更多]福建新聞
千斤顶或更好1手怎么玩